新能源的“伪”危机

文/阚治东

    最近一段时间,关于新能源行业危机谣言四起,中国光伏产业一夜间“哀鸿遍野”,核电产业也因为福岛事件遭遇重创,国内风电公司业绩变脸、风电行业遭遇拐点……热捧的新能源行业转眼间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随着新能源危机出现,PE对新能源的投资热情骤然降温,与之前一窝蜂地涌向新能源行业的行为相反,现在PE们对新能源企业是避之唯恐不及,但我依旧看好新能源行业。

 

寒冬中新能源

    从事PE投资多年,新能源产业始终是关注的重点,也投资了近10个新能源以及与新能源相关联的项目。可以说,我见证了国内新能源产业由小到大、由弱到强的成长过程。

    其实过去几年也出现过个别新能源企业不景气的现象,但像今年这样新能源行业大面积爆发危机还是首次。

    首先是光伏产业,《中国光伏业一夜间“哀鸿遍野”》这篇文章引用的浙江光伏中小企业联盟提供的数据显示,浙江374家中小光伏企业中,至少有50%处于半停产状态,在多晶和切片等环节,停工企业更达到70%~80%,甚至破产转行的企业不在少数。

    其次是风电行业,据《风电业绩“变脸”风电产业提前遭遇“寒流”》一文称,国内49家风力发电板块上市公司2011年三季报销售毛利率均值为18.71%,较今年中报时的19.21%环比下滑0.5%,较去年三季报时的20.55%同比下滑1.84%,而其2011年三季报应收账款均值达到26亿元,较今年中报时的24亿元环比上升2亿元,较去年三季报时的16亿元同比上升63%。在风电行业发展陷入低迷的背景下,毛利率、净利润大幅下降已是风电企业面临的普遍困境。

    谣言中危机产业还有核电,今年3月日本遭受强地震,福岛第一核电站出现严重核泄漏事故后,中国政府在3月16日也宣布暂停核电项目的审批,这对国内蓄势待发的核电及核电设备制造企业来说无疑是一次重创。

    “山雨欲来风满楼”,新能源产业普遍不景气,股市中新能源板块股也普遍受到冷遇,PE对新能源投资的热情也骤然降温。记得五年前我投资第一个风电设备项目时,美籍华人鲍亦和博士等专家对我说:“风电在中国刚刚开始,今后这方面的项目我们这辈子是干不完的。”但没过几年,危机就出现了。前些日子遇见南京大学的杨教授,他的观点很鲜明:目前国内的新能源投资应谨慎,国内持有这一观点的专家和学者不在少数。

    不过我仍坚信,新能源投资危机是暂时的,在前些日子深圳创业投资同业公会举办的新能源投资论坛上,不少学者和投资者与我观点相同,大家依然看好新能源产业发展和新能源企业的投资。

 

风物长宜放眼量

    虽然新能源行业遭遇到危机,但是我认为,从政策和产业自身来讲,新能源并非没有转机。

    首先从政策面上看,国家“十一五”和“十二五”发展计划中,都把发展新能源作为重要战略举措,多年来包括核能、风能、太阳能、生物质能利用及相关设备生产企业大量兴起并快速成长,这说明社会经济发展对新能源产业的需求在上升。

    从产业层面上看,风能行业是2005年我投资第一个新能源项目所进入的产业,当时中国电力装机容易量为6亿千瓦左右,而2010年,这一数据已接近10千瓦,根据国家能源发展规划,到2020年中国电力装机总量将接近20亿千瓦,面对如此强大的能源需求,有一个问题摆在我们面前,这些需求如何解决?

    如果把火电和水电作为传统能源,把风能、核能和太阳能作为新能源,2010年两者各自比重约为95%和 5%,其中火电所占比重为72.43%、水电22.12%、风电3.22%、核电1.14%、太阳能0.08%,从中不难看出,中国新能源利用还处于很低的水平。

    1997年在日本京都召开的《气候框架公约》第三次缔约方大会上通过的国际性公约,为各国二氧化碳排放量规定了标准:在2008年至2012年,全球主要工业国家的工业二氧化碳排放量比1990年的排放量平均要低5.2%。中国是《京都议定书》国际公约签订国,在当年属发展中国家,在2012年前没有减排、限排指标约束。但这几年国际气候会议对中国这方面压力加大,中国自己也作出了减排承诺,再继续大规模发展火电有悖此承诺。

    未来火电行业比重仍旧会下降,理由有三:一是煤、油资源匮乏,这几年中国已成为原油进口大国,过度依赖进口成为经济发展的隐患;二是煤、油运输问题,中国铁路运能中煤、油占了很大比重,继续扩大火电比重,运能也是问题;三是即使有油有煤,发展火电也受到减排指标的限制。

    至于水电,尽管近几年仍有大型水电项目在建,但受资源和环境等影响,很难再重复建设出三峡水电这样大型的水电项目,整个产业大发展概率小。

    所以,毋庸置疑,未来10年传统能源仍将是主角,但其比重逐年下降成必然趋势,而发展新能源产业是中国能源发展的必由之路。

 

谁唱主角?

    未来谁能成为新能源的主角呢?我认为,未来10年能规模化运用的仍是核能、风能和太阳能。

    我的判断是有理由的,根据国家发展规划,至2020年,中国发电行业总装机量将达20亿千瓦,其中火电所占比重将由 2010年的73.43%下降至60.53%,风电将提升到10.53%,核电提升至5.26%,太阳能占1.05%。

    其中,核电尽管受日本福岛核电站核泄漏影响较大,但中国核电发展仍将继续,只是在提升幅度上不会太大。

    目前业内争议较多的风电产业,今年10月19日《中国风电发展路线图2050》正式发布,该路线图设定的发展目标是:到2020年、2030年和2050年,中国风电装机容量将分别达到2亿、4亿和10亿千瓦,成为中国的主要电源之一,到2050年风电将满足国内17%的电力需求,未来40年累计投资12万亿元。

    另外,全球风能理事会报告称,中国各电力公司已经达成一项协议:到2015年增加8000万千瓦、到2020年增加1.5亿千瓦风电。另据中国国家电网的数据显示,截止到2010年底,该集团已投资400亿元人民币用于风电输入电网的设施改造。因此,风电产业的大发展势头仍将继续。

    至于目前大家质疑的风电价格,目前陆上风电开发的成本在0.35元~0.5元/千瓦时左右,相应的电价水平确定为0.51元~0.61元/千瓦。在当前电价机制下,不考虑煤电的资源、环境成本、风电成本和电价水平高于中国煤电成本和电价水平,若考虑到中国的煤电价格上涨或将持续,2020年陆地风电的成本将与煤电持平,风电竞争力大幅提升。

    再来看太阳能发电,2010年全球装机容量约为1700万千瓦,我国仅为80万千瓦,为全球的4%。应该说,太阳能发电水平除少数发达国家外,全球利用水平都不高,其主要原因是投资大、成本高。但随着太阳发电新技术的运用,这一问题正逐渐解决。据国家《太阳能光伏产业“十二五”发展规划》,到2015年,光伏发电每度电的投资成本下降到1.5万元,发电成本下降到0.8元,配电则达到“平价上网”。到2020年,每度电投资成本下降到1万元,发电成本达到0.6元,在电力市场也会形成有竞争力的价格。

   

    综上所述,尽管新能源产业目前面临很多危机,但发展机会和发展趋势毋庸置疑,新能源行业的投资也是大势所趋。但从另一个角度上讲,新能源发展所暴露的问题必须要重视,行业发展中的无序竞争、盲目扩张问题必须得到解决,所以,目前这轮危机是坏事也是好事,坏事是导致行业发展步伐短期会放缓,但好事是,从长远看,这轮危机是一次行业洗牌和调整的机会,一批具备核心竞争力的企业将在这轮调整中获得大发展契机。


新能源的“伪”危机

文/阚治东

    最近一段时间,关于新能源行业危机谣言四起,中国光伏产业一夜间“哀鸿遍野”,核电产业也因为福岛事件遭遇重创,国内风电公司业绩变脸、风电行业遭遇拐点……热捧的新能源行业转眼间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随着新能源危机出现,PE对新能源的投资热情骤然降温,与之前一窝蜂地涌向新能源行业的行为相反,现在PE们对新能源企业是避之唯恐不及,但我依旧看好新能源行业。

 

寒冬中新能源

    从事PE投资多年,新能源产业始终是关注的重点,也投资了近10个新能源以及与新能源相关联的项目。可以说,我见证了国内新能源产业由小到大、由弱到强的成长过程。

    其实过去几年也出现过个别新能源企业不景气的现象,但像今年这样新能源行业大面积爆发危机还是首次。

    首先是光伏产业,《中国光伏业一夜间“哀鸿遍野”》这篇文章引用的浙江光伏中小企业联盟提供的数据显示,浙江374家中小光伏企业中,至少有50%处于半停产状态,在多晶和切片等环节,停工企业更达到70%~80%,甚至破产转行的企业不在少数。

    其次是风电行业,据《风电业绩“变脸”风电产业提前遭遇“寒流”》一文称,国内49家风力发电板块上市公司2011年三季报销售毛利率均值为18.71%,较今年中报时的19.21%环比下滑0.5%,较去年三季报时的20.55%同比下滑1.84%,而其2011年三季报应收账款均值达到26亿元,较今年中报时的24亿元环比上升2亿元,较去年三季报时的16亿元同比上升63%。在风电行业发展陷入低迷的背景下,毛利率、净利润大幅下降已是风电企业面临的普遍困境。

    谣言中危机产业还有核电,今年3月日本遭受强地震,福岛第一核电站出现严重核泄漏事故后,中国政府在3月16日也宣布暂停核电项目的审批,这对国内蓄势待发的核电及核电设备制造企业来说无疑是一次重创。

    “山雨欲来风满楼”,新能源产业普遍不景气,股市中新能源板块股也普遍受到冷遇,PE对新能源投资的热情也骤然降温。记得五年前我投资第一个风电设备项目时,美籍华人鲍亦和博士等专家对我说:“风电在中国刚刚开始,今后这方面的项目我们这辈子是干不完的。”但没过几年,危机就出现了。前些日子遇见南京大学的杨教授,他的观点很鲜明:目前国内的新能源投资应谨慎,国内持有这一观点的专家和学者不在少数。

    不过我仍坚信,新能源投资危机是暂时的,在前些日子深圳创业投资同业公会举办的新能源投资论坛上,不少学者和投资者与我观点相同,大家依然看好新能源产业发展和新能源企业的投资。

 

风物长宜放眼量

    虽然新能源行业遭遇到危机,但是我认为,从政策和产业自身来讲,新能源并非没有转机。

    首先从政策面上看,国家“十一五”和“十二五”发展计划中,都把发展新能源作为重要战略举措,多年来包括核能、风能、太阳能、生物质能利用及相关设备生产企业大量兴起并快速成长,这说明社会经济发展对新能源产业的需求在上升。

    从产业层面上看,风能行业是2005年我投资第一个新能源项目所进入的产业,当时中国电力装机容易量为6亿千瓦左右,而2010年,这一数据已接近10千瓦,根据国家能源发展规划,到2020年中国电力装机总量将接近20亿千瓦,面对如此强大的能源需求,有一个问题摆在我们面前,这些需求如何解决?

    如果把火电和水电作为传统能源,把风能、核能和太阳能作为新能源,2010年两者各自比重约为95%和 5%,其中火电所占比重为72.43%、水电22.12%、风电3.22%、核电1.14%、太阳能0.08%,从中不难看出,中国新能源利用还处于很低的水平。

    1997年在日本京都召开的《气候框架公约》第三次缔约方大会上通过的国际性公约,为各国二氧化碳排放量规定了标准:在2008年至2012年,全球主要工业国家的工业二氧化碳排放量比1990年的排放量平均要低5.2%。中国是《京都议定书》国际公约签订国,在当年属发展中国家,在2012年前没有减排、限排指标约束。但这几年国际气候会议对中国这方面压力加大,中国自己也作出了减排承诺,再继续大规模发展火电有悖此承诺。

    未来火电行业比重仍旧会下降,理由有三:一是煤、油资源匮乏,这几年中国已成为原油进口大国,过度依赖进口成为经济发展的隐患;二是煤、油运输问题,中国铁路运能中煤、油占了很大比重,继续扩大火电比重,运能也是问题;三是即使有油有煤,发展火电也受到减排指标的限制。

    至于水电,尽管近几年仍有大型水电项目在建,但受资源和环境等影响,很难再重复建设出三峡水电这样大型的水电项目,整个产业大发展概率小。

    所以,毋庸置疑,未来10年传统能源仍将是主角,但其比重逐年下降成必然趋势,而发展新能源产业是中国能源发展的必由之路。

 

谁唱主角?

    未来谁能成为新能源的主角呢?我认为,未来10年能规模化运用的仍是核能、风能和太阳能。

    我的判断是有理由的,根据国家发展规划,至2020年,中国发电行业总装机量将达20亿千瓦,其中火电所占比重将由 2010年的73.43%下降至60.53%,风电将提升到10.53%,核电提升至5.26%,太阳能占1.05%。

    其中,核电尽管受日本福岛核电站核泄漏影响较大,但中国核电发展仍将继续,只是在提升幅度上不会太大。

    目前业内争议较多的风电产业,今年10月19日《中国风电发展路线图2050》正式发布,该路线图设定的发展目标是:到2020年、2030年和2050年,中国风电装机容量将分别达到2亿、4亿和10亿千瓦,成为中国的主要电源之一,到2050年风电将满足国内17%的电力需求,未来40年累计投资12万亿元。

    另外,全球风能理事会报告称,中国各电力公司已经达成一项协议:到2015年增加8000万千瓦、到2020年增加1.5亿千瓦风电。另据中国国家电网的数据显示,截止到2010年底,该集团已投资400亿元人民币用于风电输入电网的设施改造。因此,风电产业的大发展势头仍将继续。

    至于目前大家质疑的风电价格,目前陆上风电开发的成本在0.35元~0.5元/千瓦时左右,相应的电价水平确定为0.51元~0.61元/千瓦。在当前电价机制下,不考虑煤电的资源、环境成本、风电成本和电价水平高于中国煤电成本和电价水平,若考虑到中国的煤电价格上涨或将持续,2020年陆地风电的成本将与煤电持平,风电竞争力大幅提升。

    再来看太阳能发电,2010年全球装机容量约为1700万千瓦,我国仅为80万千瓦,为全球的4%。应该说,太阳能发电水平除少数发达国家外,全球利用水平都不高,其主要原因是投资大、成本高。但随着太阳发电新技术的运用,这一问题正逐渐解决。据国家《太阳能光伏产业“十二五”发展规划》,到2015年,光伏发电每度电的投资成本下降到1.5万元,发电成本下降到0.8元,配电则达到“平价上网”。到2020年,每度电投资成本下降到1万元,发电成本达到0.6元,在电力市场也会形成有竞争力的价格。

   

    综上所述,尽管新能源产业目前面临很多危机,但发展机会和发展趋势毋庸置疑,新能源行业的投资也是大势所趋。但从另一个角度上讲,新能源发展所暴露的问题必须要重视,行业发展中的无序竞争、盲目扩张问题必须得到解决,所以,目前这轮危机是坏事也是好事,坏事是导致行业发展步伐短期会放缓,但好事是,从长远看,这轮危机是一次行业洗牌和调整的机会,一批具备核心竞争力的企业将在这轮调整中获得大发展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