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也要“上山下乡”

    文/阚治东

    最近朋友们几次找我,发现我都在黑龙江的黑河。他们知道我曾经作为知青在黑河市省逊克县插队,因此打趣我这是去第二次上山下乡,恰逢最近大型青春励志成长电视剧《知青》刚开播,虽是打趣话却能调动我心中难以抑制的情感。

    其实,朋友说我两次上山下乡也没有错,只不过此次上山下乡与前几次务农不同,最近我常去黑河的真正原因是:我们东方汇富创业投资管理公司牵头在黑龙江黑河成立了基金规模为5.5亿元人民币的黑河东方创业投资合伙企业。

第二次上山下乡

    去年初,我与清华总裁班一批企业家前往黑河市考察学习。短短三天,大家就被黑河市各方面的优势资源深深吸引,纷纷要求在黑河市抱团发展。因为我曾经作为知青在黑河呆了近十年,生命中我视黑河为“第二故乡”,算得上是“半个地主”,所以最终就由我们东方汇富创业投资管理公司牵头在黑河组建了基金规模为5.5亿元人民币的黑河东方创业投资合伙企业。

    现在国内大城市已经是“全民PE”状态,但“东方黑河”是黑河的第一个创业投资企业!相比其他地区城市喧嚣的PE浪潮,黑河似乎是一个被PE遗忘的角落;不过,祸兮福所藏,亏兮盈所载,相比大城市里“国有控股的PE、背靠产业集团的PE、证券公司直投PE、民间独立PE”为了优质项目拼杀的刀光剑影情形,黑河称得上一片净土,是 PE投资蓝海,在这里,将会产生无数投资机会。

    我对黑河感情深厚,由我来介绍黑河难免有“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嫌疑,但黑河确实是一个好地方。

    黑河市位于我国东北边陲,人口187万,面积68377平方公里,有两个海南省那么大,是国家重要的商品粮基地,50%以上的森林覆盖面积。黑河是国家大粮仓,同时黑河市矿产资源十分丰富。据有关部门数据,黑龙江省已探明的地下矿产资源约10万亿,其中三分之一在黑河市!已探明的资源有金、铜、铁、钼、钨、煤等,随着来自各地的数千名探矿人员夜以继日的工作,这些资源种类还将不断扩充。另外,黑河也是国家一类口岸。黑河市以黑龙江主航道中心线为界,与俄罗斯远东第三大城市——阿穆尔州首府布拉戈维申斯克市隔江相望,是中俄边境线一对规模最大、规格最高、功能最全、距离最近的对应城市,最近处相距仅750米。此外,黑河的旅游资源丰富,以五大连池、中俄跨境游为主体的丰富旅游资源;还有黑河历史悠久的多元文化,欧陆独具风情的文化,39个民族共同缔造了绚烂的民俗文化,1969年至1978年接纳了全国23万名知青,带有特定历史特征的“知青文化”、早年中国革命史上的“红色通道”形成的红色文化等多元交融的文化格局等。

    因此,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国家领导人胡耀邦视察黑河时就提出“南深北黑,比翼齐飞”。尽管如此,囿于历史原因,黑河的经济发展比较落后,经济以农业为主导,随着农业免税推行,地方财政日渐囊中羞涩,至今尚是吃饭财政。这几年黑河市政府已拿出了很好的发展规划,扩大中俄贸易,完善旅游设施,有计划地开采各类矿产资源、农业深加工等等,但一到落实就出现了关键问题——缺银子!

    市政府领导的困扰,却是我们这些PE人的福音——平时在大城市抢项目抢得头破血流,哪里比得上这里遍地是机会?所以,才会出现上文清华总裁班的企业家仅仅经过短短三天的考察就纷纷拍板在当地进行投资。

一年结硕果

    从去年开始,我们在黑河投资的第一批投资项目已经落地,其中有牧业、矿业和保健酒。其中较大的是“中兴牧业”,我们在当地政府全力支持下,借助当地天然草场,引进新西兰和澳洲的优质奶牛,并引进海外有关专家,并和国内这方面著名公司合作,打造一个优质奶源基地。

    投资一定规模的奶牛养牧业尽管资金巨大并有一定风险,但我们的投资人看好这一事关民生的行业,更看好我们对这一公司设计的合作模式:创投资金+每头牛15亩天然草场+海外优质奶牛和专家+境内外著名乳制品企业的合作。当然大家更看好的是当地政府的全力支持和各方面的扶持政策。

    我们去年还投资了“鹿源春”酒业公司,其是黑龙江省唯一获得“健字牌”的保健酒,在当地深受消费者欢迎。但由于企业受资金局限,产品生产能力、营销网络和品牌建设都仅限于黑河及周边城市。我们的投资树立了企业发展的信心,目前,企业鹿园基地、新生产车间开工、营销网络构建亦提到议事日程。

    伴随这些项目的成功,我们也开始收获地方政府的友谊、支持,也为他们打开了更多了解外面和金融市场的窗口。我们在黑河市设创投公司之初,与黑河市一些干部常打交道,对私募股权投资也没少谈,自认为他们对这一行业应该有所了解了。不料有一天黑河市一个职能部门的主要干部认真地问我:“阚总,你们怎么这么有钱?你们过去不也是在国有金融机构工作吗?”显然,这位干部直接就把PE等同于国有金融机构了,他既搞不明白PE投资是私募股权基金,当然就更分不清楚GP和LP的区别。

    经过一年多的合作,如今黑河的领导干部对于PE已经了解甚深,对于PE的作用更是深有体会——黑河市张恩亮市长在深圳与一些创业投资机构负责人座谈会上感叹地说:“看来我们要改变一下传统的招商做法,要重视PE投资机构,招一个投资机构要胜于招商若干个项目”。

举内不避亲

    我不否认,在旗下的几个创业投资公司之中,我对黑河东方创投算得上是“情有独钟”。毕竟,我人生中最美好的岁月就留在了黑河,那儿的黑土地里,有我挥洒的汗水;那里的乡亲,就是我生命中的亲人;当然,它就是我的第二个故乡。能为我的第二故乡做出一些微薄的贡献,我感到无比的高兴和自豪。但是,我这种“知青情结”却没有让我在黑河投资过程中失去理性,归根结底,PE的钱还是股东的钱,出于经营者个人的感情而做出投资决策,这是一种相当缺乏职业道德的行为。事实上,黑河东方创投合伙人中除我作为东方汇富代表外,都是较为年轻的民营企业家,他们没有知青情结,他们中有些人甚至对知青这段特定的历史了解都很少,他们的投资完全是冲着黑河的商机。

    春秋时,大夫祁黄羊以推举贤人“外举不避仇,内举不避亲”而知名。“外举不避仇”姑且不论,就我个人而言,“举内不避亲”算得上是人生最大的乐事之一——对一个人而言,有什么比得上将现在的事业和过去的经历完美相连更为美好呢?

    如今,黑河的五大连池旅游、五大连池矿泉水、当地蓝莓、大果沙棘等农产品深加工、矿产资源开发和加工、俄罗斯边贸和俄罗斯资源性项目合作等一大批项目资料正摆在我们投资经理的案头。事实上,在黑河市的投资业务,我们是做不过来的,黑河需要更多更强的PE投资机构,而我也曾在一次深圳PE同行聚会上呼吁,希望并欢迎PE同行一起为黑河的发展贡献我们行业的力量。

    我深信,被PE遗忘的城市肯定不止黑河一个。因此,我也希望如今正在大城市里为项目烦恼的同行们,“能常回家看看”,在散散心、咀嚼亲情的过程之中,或许有更多让自己惊喜的发现。


PE也要“上山下乡”

    文/阚治东

    最近朋友们几次找我,发现我都在黑龙江的黑河。他们知道我曾经作为知青在黑河市省逊克县插队,因此打趣我这是去第二次上山下乡,恰逢最近大型青春励志成长电视剧《知青》刚开播,虽是打趣话却能调动我心中难以抑制的情感。

    其实,朋友说我两次上山下乡也没有错,只不过此次上山下乡与前几次务农不同,最近我常去黑河的真正原因是:我们东方汇富创业投资管理公司牵头在黑龙江黑河成立了基金规模为5.5亿元人民币的黑河东方创业投资合伙企业。

第二次上山下乡

    去年初,我与清华总裁班一批企业家前往黑河市考察学习。短短三天,大家就被黑河市各方面的优势资源深深吸引,纷纷要求在黑河市抱团发展。因为我曾经作为知青在黑河呆了近十年,生命中我视黑河为“第二故乡”,算得上是“半个地主”,所以最终就由我们东方汇富创业投资管理公司牵头在黑河组建了基金规模为5.5亿元人民币的黑河东方创业投资合伙企业。

    现在国内大城市已经是“全民PE”状态,但“东方黑河”是黑河的第一个创业投资企业!相比其他地区城市喧嚣的PE浪潮,黑河似乎是一个被PE遗忘的角落;不过,祸兮福所藏,亏兮盈所载,相比大城市里“国有控股的PE、背靠产业集团的PE、证券公司直投PE、民间独立PE”为了优质项目拼杀的刀光剑影情形,黑河称得上一片净土,是 PE投资蓝海,在这里,将会产生无数投资机会。

    我对黑河感情深厚,由我来介绍黑河难免有“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嫌疑,但黑河确实是一个好地方。

    黑河市位于我国东北边陲,人口187万,面积68377平方公里,有两个海南省那么大,是国家重要的商品粮基地,50%以上的森林覆盖面积。黑河是国家大粮仓,同时黑河市矿产资源十分丰富。据有关部门数据,黑龙江省已探明的地下矿产资源约10万亿,其中三分之一在黑河市!已探明的资源有金、铜、铁、钼、钨、煤等,随着来自各地的数千名探矿人员夜以继日的工作,这些资源种类还将不断扩充。另外,黑河也是国家一类口岸。黑河市以黑龙江主航道中心线为界,与俄罗斯远东第三大城市——阿穆尔州首府布拉戈维申斯克市隔江相望,是中俄边境线一对规模最大、规格最高、功能最全、距离最近的对应城市,最近处相距仅750米。此外,黑河的旅游资源丰富,以五大连池、中俄跨境游为主体的丰富旅游资源;还有黑河历史悠久的多元文化,欧陆独具风情的文化,39个民族共同缔造了绚烂的民俗文化,1969年至1978年接纳了全国23万名知青,带有特定历史特征的“知青文化”、早年中国革命史上的“红色通道”形成的红色文化等多元交融的文化格局等。

    因此,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国家领导人胡耀邦视察黑河时就提出“南深北黑,比翼齐飞”。尽管如此,囿于历史原因,黑河的经济发展比较落后,经济以农业为主导,随着农业免税推行,地方财政日渐囊中羞涩,至今尚是吃饭财政。这几年黑河市政府已拿出了很好的发展规划,扩大中俄贸易,完善旅游设施,有计划地开采各类矿产资源、农业深加工等等,但一到落实就出现了关键问题——缺银子!

    市政府领导的困扰,却是我们这些PE人的福音——平时在大城市抢项目抢得头破血流,哪里比得上这里遍地是机会?所以,才会出现上文清华总裁班的企业家仅仅经过短短三天的考察就纷纷拍板在当地进行投资。

一年结硕果

    从去年开始,我们在黑河投资的第一批投资项目已经落地,其中有牧业、矿业和保健酒。其中较大的是“中兴牧业”,我们在当地政府全力支持下,借助当地天然草场,引进新西兰和澳洲的优质奶牛,并引进海外有关专家,并和国内这方面著名公司合作,打造一个优质奶源基地。

    投资一定规模的奶牛养牧业尽管资金巨大并有一定风险,但我们的投资人看好这一事关民生的行业,更看好我们对这一公司设计的合作模式:创投资金+每头牛15亩天然草场+海外优质奶牛和专家+境内外著名乳制品企业的合作。当然大家更看好的是当地政府的全力支持和各方面的扶持政策。

    我们去年还投资了“鹿源春”酒业公司,其是黑龙江省唯一获得“健字牌”的保健酒,在当地深受消费者欢迎。但由于企业受资金局限,产品生产能力、营销网络和品牌建设都仅限于黑河及周边城市。我们的投资树立了企业发展的信心,目前,企业鹿园基地、新生产车间开工、营销网络构建亦提到议事日程。

    伴随这些项目的成功,我们也开始收获地方政府的友谊、支持,也为他们打开了更多了解外面和金融市场的窗口。我们在黑河市设创投公司之初,与黑河市一些干部常打交道,对私募股权投资也没少谈,自认为他们对这一行业应该有所了解了。不料有一天黑河市一个职能部门的主要干部认真地问我:“阚总,你们怎么这么有钱?你们过去不也是在国有金融机构工作吗?”显然,这位干部直接就把PE等同于国有金融机构了,他既搞不明白PE投资是私募股权基金,当然就更分不清楚GP和LP的区别。

    经过一年多的合作,如今黑河的领导干部对于PE已经了解甚深,对于PE的作用更是深有体会——黑河市张恩亮市长在深圳与一些创业投资机构负责人座谈会上感叹地说:“看来我们要改变一下传统的招商做法,要重视PE投资机构,招一个投资机构要胜于招商若干个项目”。

举内不避亲

    我不否认,在旗下的几个创业投资公司之中,我对黑河东方创投算得上是“情有独钟”。毕竟,我人生中最美好的岁月就留在了黑河,那儿的黑土地里,有我挥洒的汗水;那里的乡亲,就是我生命中的亲人;当然,它就是我的第二个故乡。能为我的第二故乡做出一些微薄的贡献,我感到无比的高兴和自豪。但是,我这种“知青情结”却没有让我在黑河投资过程中失去理性,归根结底,PE的钱还是股东的钱,出于经营者个人的感情而做出投资决策,这是一种相当缺乏职业道德的行为。事实上,黑河东方创投合伙人中除我作为东方汇富代表外,都是较为年轻的民营企业家,他们没有知青情结,他们中有些人甚至对知青这段特定的历史了解都很少,他们的投资完全是冲着黑河的商机。

    春秋时,大夫祁黄羊以推举贤人“外举不避仇,内举不避亲”而知名。“外举不避仇”姑且不论,就我个人而言,“举内不避亲”算得上是人生最大的乐事之一——对一个人而言,有什么比得上将现在的事业和过去的经历完美相连更为美好呢?

    如今,黑河的五大连池旅游、五大连池矿泉水、当地蓝莓、大果沙棘等农产品深加工、矿产资源开发和加工、俄罗斯边贸和俄罗斯资源性项目合作等一大批项目资料正摆在我们投资经理的案头。事实上,在黑河市的投资业务,我们是做不过来的,黑河需要更多更强的PE投资机构,而我也曾在一次深圳PE同行聚会上呼吁,希望并欢迎PE同行一起为黑河的发展贡献我们行业的力量。

    我深信,被PE遗忘的城市肯定不止黑河一个。因此,我也希望如今正在大城市里为项目烦恼的同行们,“能常回家看看”,在散散心、咀嚼亲情的过程之中,或许有更多让自己惊喜的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