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富动态|《每日经济新闻》专访——阚治东

“我的四十年金融生涯可以简短地用三个‘三’概括:三家银行、三家证券公司、三家投资公司。分别是人民银行、工商银行、平安银行(彼时为深圳发展银行),申银证券、申银万国证券、南方证券,上海工行信托投资公司、深圳市创新科技投资有限公司(深创投前身)以及目前的东方汇富。”


日,在出席第六届上交会CSITF资本嘉年华活动时,东方汇富董事长阚治东如此总结自己的人生履历作为中国证券市场及中国创业投资行业的开拓者,阚治东素有“证券教父”之称,也有诸多殊荣和头衔在身,曾领导团队在中国证券金融领域创造了许多个“第一”:第一个A股发行、B股发行,第一个证券营业部、证券研究所,第一个股票指数等。2005年,阚治东创办了东方汇富,目前东方汇富管理资产规模逾300亿元。


在上述活动当天,阚治东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的专访,分享了他对于当下国内多层次资本市场、投资行业的真知灼见。




独角兽不会导致一级市场分化



NBD:独角兽相关的话题近期持续保持热度,A股也向独角兽开放了大门。这是否会导致投资人对独角兽趋之若鹜,而抛弃一些中小体量的项目,从而令一级市场进一步分化?

阚治东:大家的眼睛都盯着独角兽,把一般的企业或其他还是值得关注的企业就都忽略了,我不认为会这样。独角兽要看是哪个角度的独角兽,是中国的独角兽,上海的独角兽,还是浦东新区的独角兽,这些概念是不一样的。如果大家都寻找本地区的、独特的、成长性好的企业,可能归纳起来就能容纳整体。所以,我不认为关注了独角兽就忽略了其他。

在我们这么多年的投资生涯里面,一个行业会冒出个别带头的、好的企业,但并非都是这样的,往往是出来一批,竞争过程中有的企业脱颖而出,有的相对就发展差一点。从投资者角度,我们关注独角兽是关注和它相关的整个行业的发展。

过去投资企业都说是“千百十一”,看了一千个项目,去做尽职调查一百个,只有十个项目上了投委会,最后可能只有一两个项目投资决策过会了,实际上是这样一个状况。


NBD:人工智能、智能投顾等新型产业如火如荼,金融行业乃至一些线下超市便利店的很多人工岗位被取代,您对这些产业如何看待?

阚治东:投资智能化产业、人工智能,包括一些共享单车、无人商店,我认为一些探索要获得真正的成功,任重道远。做这些东西不是一厢情愿的,是根据整个社会发展情况,人们整体意识的情况,决定最后到底好还是坏。我对这些行业还是谨慎看待。

金融行业的智能化、银行柜面工作人员越来越少,这个是大的趋势。也有一些区块链等行业,以及比特币等数字货币,这些在发展的时候一定要了解本国的经营管理政策。如果盲目发展,可能走到最后也会被规整。



实行注册制并不是谁想进就进



NBD:目前A股对中小企业IPO相对趋紧,IPO上市发行节奏也放缓。这对于投资机构会产生什么影响,是否会导致一些项目退出难?

治东:这是不同阶段的不同话题,IPO曾经由于股市市场行情不好,暂停过,如今,基本上就没停过。和以前对比,这一阶段投资退出渠道还敞开着,前面有的时候渠道不开、都是关着的。

最近,市场又回到3000点左右,节奏把控上可能会出现一点放慢的过程,但我不认为这个节奏放慢就是长时间的。

从投资角度,我们当然希望这个渠道始终敞开,始终每年保持一定的量,让排队企业看得到希望。当然这是我们一方面的想法,监管部门可能考虑问题更周到一点。


NBD:对于当前A股的发审制度您怎么看,如何看待IPO发审趋势的不断变化?

阚治东:这是目前的审核制到注册制的问题。现在对注册制,大家都好像有点恐惧,认为一旦实行注册制,两个交易所上市的大门完全敞开了,就像新三板一样,转眼就到了过万家,最后这个市场根本没人关注。

实际上,这种观点我不认为是正确的。某种意义上我还是赞同注册制的,实行注册制不是敞开大门,谁想进就进。如果企业到香港挂牌去,香港也不是没有审核,企业需要提交材料,保荐商递交材料,最后查看审核材料、提出问题、聆讯,经过一系列流程最后挂牌。一个企业上市,必然还要经过会计师、律师、保荐商以及交易所审核部门的审核。

注册制不是彻底把大门打开,注册制和今天我们所理解的审核制,实际上无非就是把由证监会组织部门来审核两个交易所挂牌企业,改成上交所、深交所自己去审,去决定哪家企业能挂牌、哪家企业不挂牌。关于注册制还是要多做一些解释。

反过来,注册制可能还会带来一个好处,因为企业可以自主选择在上交所或深交所上市,这种选择不像今天的主板、中小板、创业板分工这么明确。


NBD:A股IPO节奏放缓、新三板也不尽如人意,一些挂牌企业转而选择港股等资本市场,您对此有什么建议?

阚治东:很多企业也经常来找我谈话,说到底是美股上市好,还是港股或者A股上市好。我说毫无疑问,在内地能上市,肯定还是内地最好。在内地上市,投资者对企业更了解,大家给企业的市盈倍数更高,到港股相对是不如的,跑到美股可能就更远一点。当然很多企业是发展急需资金,而在A股排队可能要排几年,所以一些企业到港股到美股上市,也是一种选择。



投资过于超前不一定获得成功



NBD:唯恐落后于人、落后于时代的“焦虑感”近年来成为了热门话题,投资机构的焦虑是什么,如何缓解?

阚治东:投资机构的焦虑是行业角度的,这行既有熊市牛市,也有冬天有春天。那么现在是什么样的?行业的从业者会有感觉,好像不是大家想象那样:到什么地方都得到满腔热情的支持。现在注册基金公司、投资公司,都需要找相关方面,要备案要注册要考试等,这些是好的,大家不反对。关键是要有一个度,如果认定这个行业是好的,在大方向上应该给予支持。每个行业发展都有问题,如果盯着问题不看到成绩,对整个行业发展是不利的。

唯恐落后,现在投资也一样,大家都是超前看。有些项目研究可以研究,但投资过于超前,在这行不一定获得成功,因为基金都是有周期、有期限的。如果明明只是“3+2”五年期的基金,投的项目五年中间却看不到成果,有什么意思?比如无人驾驶项目,不但要技术研发的进步,还需要交通法规的修改,现在每天都有人跟你讲很多故事,但要想想在投资方面能不能接受。


NBD:募资难最近成为了一个热点话题,不少PE/VC纷纷感慨市场上钱不好找,也感慨到了寒冬,这要如何看待?

阚治东:募资难是对投资行业的正面宣传不够,这个行业是负面报道多于正面报道。老百姓经常看到行业内这个骗子、那个骗子,还敢把钱投进来吗?实际上基金业协会备案的上万家企业,私募基金规模12万亿元,其中真正挂着羊头卖狗肉的,毕竟是少数。

对于出现的问题,还是要客观地分析。私募基金募资人数有上限,这个就不能“踩”;另外投资到企业的钱是不是投资去了,如果投资了,不是改变用途自己挥霍,这应该认定就是投资。应该多正面宣传这个行业,恢复它在社会上应有的诚信,还要宣传投资就是有风险,风险投资就是有失败率,大家不能忍受失败,那就千万别进这个行业。



本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作者:冷辉


汇富动态|《每日经济新闻》专访——阚治东

“我的四十年金融生涯可以简短地用三个‘三’概括:三家银行、三家证券公司、三家投资公司。分别是人民银行、工商银行、平安银行(彼时为深圳发展银行),申银证券、申银万国证券、南方证券,上海工行信托投资公司、深圳市创新科技投资有限公司(深创投前身)以及目前的东方汇富。”


日,在出席第六届上交会CSITF资本嘉年华活动时,东方汇富董事长阚治东如此总结自己的人生履历作为中国证券市场及中国创业投资行业的开拓者,阚治东素有“证券教父”之称,也有诸多殊荣和头衔在身,曾领导团队在中国证券金融领域创造了许多个“第一”:第一个A股发行、B股发行,第一个证券营业部、证券研究所,第一个股票指数等。2005年,阚治东创办了东方汇富,目前东方汇富管理资产规模逾300亿元。


在上述活动当天,阚治东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的专访,分享了他对于当下国内多层次资本市场、投资行业的真知灼见。




独角兽不会导致一级市场分化



NBD:独角兽相关的话题近期持续保持热度,A股也向独角兽开放了大门。这是否会导致投资人对独角兽趋之若鹜,而抛弃一些中小体量的项目,从而令一级市场进一步分化?

阚治东:大家的眼睛都盯着独角兽,把一般的企业或其他还是值得关注的企业就都忽略了,我不认为会这样。独角兽要看是哪个角度的独角兽,是中国的独角兽,上海的独角兽,还是浦东新区的独角兽,这些概念是不一样的。如果大家都寻找本地区的、独特的、成长性好的企业,可能归纳起来就能容纳整体。所以,我不认为关注了独角兽就忽略了其他。

在我们这么多年的投资生涯里面,一个行业会冒出个别带头的、好的企业,但并非都是这样的,往往是出来一批,竞争过程中有的企业脱颖而出,有的相对就发展差一点。从投资者角度,我们关注独角兽是关注和它相关的整个行业的发展。

过去投资企业都说是“千百十一”,看了一千个项目,去做尽职调查一百个,只有十个项目上了投委会,最后可能只有一两个项目投资决策过会了,实际上是这样一个状况。


NBD:人工智能、智能投顾等新型产业如火如荼,金融行业乃至一些线下超市便利店的很多人工岗位被取代,您对这些产业如何看待?

阚治东:投资智能化产业、人工智能,包括一些共享单车、无人商店,我认为一些探索要获得真正的成功,任重道远。做这些东西不是一厢情愿的,是根据整个社会发展情况,人们整体意识的情况,决定最后到底好还是坏。我对这些行业还是谨慎看待。

金融行业的智能化、银行柜面工作人员越来越少,这个是大的趋势。也有一些区块链等行业,以及比特币等数字货币,这些在发展的时候一定要了解本国的经营管理政策。如果盲目发展,可能走到最后也会被规整。



实行注册制并不是谁想进就进



NBD:目前A股对中小企业IPO相对趋紧,IPO上市发行节奏也放缓。这对于投资机构会产生什么影响,是否会导致一些项目退出难?

治东:这是不同阶段的不同话题,IPO曾经由于股市市场行情不好,暂停过,如今,基本上就没停过。和以前对比,这一阶段投资退出渠道还敞开着,前面有的时候渠道不开、都是关着的。

最近,市场又回到3000点左右,节奏把控上可能会出现一点放慢的过程,但我不认为这个节奏放慢就是长时间的。

从投资角度,我们当然希望这个渠道始终敞开,始终每年保持一定的量,让排队企业看得到希望。当然这是我们一方面的想法,监管部门可能考虑问题更周到一点。


NBD:对于当前A股的发审制度您怎么看,如何看待IPO发审趋势的不断变化?

阚治东:这是目前的审核制到注册制的问题。现在对注册制,大家都好像有点恐惧,认为一旦实行注册制,两个交易所上市的大门完全敞开了,就像新三板一样,转眼就到了过万家,最后这个市场根本没人关注。

实际上,这种观点我不认为是正确的。某种意义上我还是赞同注册制的,实行注册制不是敞开大门,谁想进就进。如果企业到香港挂牌去,香港也不是没有审核,企业需要提交材料,保荐商递交材料,最后查看审核材料、提出问题、聆讯,经过一系列流程最后挂牌。一个企业上市,必然还要经过会计师、律师、保荐商以及交易所审核部门的审核。

注册制不是彻底把大门打开,注册制和今天我们所理解的审核制,实际上无非就是把由证监会组织部门来审核两个交易所挂牌企业,改成上交所、深交所自己去审,去决定哪家企业能挂牌、哪家企业不挂牌。关于注册制还是要多做一些解释。

反过来,注册制可能还会带来一个好处,因为企业可以自主选择在上交所或深交所上市,这种选择不像今天的主板、中小板、创业板分工这么明确。


NBD:A股IPO节奏放缓、新三板也不尽如人意,一些挂牌企业转而选择港股等资本市场,您对此有什么建议?

阚治东:很多企业也经常来找我谈话,说到底是美股上市好,还是港股或者A股上市好。我说毫无疑问,在内地能上市,肯定还是内地最好。在内地上市,投资者对企业更了解,大家给企业的市盈倍数更高,到港股相对是不如的,跑到美股可能就更远一点。当然很多企业是发展急需资金,而在A股排队可能要排几年,所以一些企业到港股到美股上市,也是一种选择。



投资过于超前不一定获得成功



NBD:唯恐落后于人、落后于时代的“焦虑感”近年来成为了热门话题,投资机构的焦虑是什么,如何缓解?

阚治东:投资机构的焦虑是行业角度的,这行既有熊市牛市,也有冬天有春天。那么现在是什么样的?行业的从业者会有感觉,好像不是大家想象那样:到什么地方都得到满腔热情的支持。现在注册基金公司、投资公司,都需要找相关方面,要备案要注册要考试等,这些是好的,大家不反对。关键是要有一个度,如果认定这个行业是好的,在大方向上应该给予支持。每个行业发展都有问题,如果盯着问题不看到成绩,对整个行业发展是不利的。

唯恐落后,现在投资也一样,大家都是超前看。有些项目研究可以研究,但投资过于超前,在这行不一定获得成功,因为基金都是有周期、有期限的。如果明明只是“3+2”五年期的基金,投的项目五年中间却看不到成果,有什么意思?比如无人驾驶项目,不但要技术研发的进步,还需要交通法规的修改,现在每天都有人跟你讲很多故事,但要想想在投资方面能不能接受。


NBD:募资难最近成为了一个热点话题,不少PE/VC纷纷感慨市场上钱不好找,也感慨到了寒冬,这要如何看待?

阚治东:募资难是对投资行业的正面宣传不够,这个行业是负面报道多于正面报道。老百姓经常看到行业内这个骗子、那个骗子,还敢把钱投进来吗?实际上基金业协会备案的上万家企业,私募基金规模12万亿元,其中真正挂着羊头卖狗肉的,毕竟是少数。

对于出现的问题,还是要客观地分析。私募基金募资人数有上限,这个就不能“踩”;另外投资到企业的钱是不是投资去了,如果投资了,不是改变用途自己挥霍,这应该认定就是投资。应该多正面宣传这个行业,恢复它在社会上应有的诚信,还要宣传投资就是有风险,风险投资就是有失败率,大家不能忍受失败,那就千万别进这个行业。



本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作者:冷辉